2012年3月29日 星期四

「以科學之名」的迷思

「以科學之名」的迷思
By 黃俊儒 http://pansci.tw/archives/14074

「美國牛肉瘦肉精」當然是一個科學與政治的複合議題,只是在台灣媒體的操作中,總是「科學」一點點,然後「政治」一大堆。所謂的科學一點點,指的不是該議題最終應該由科學知識來進行最後判決,而是不論贊成或反對的論調,總只是廉價而輕率地在消費科學的形象。
以持「贊成解禁」立場的媒體名嘴論述為例,這陣子的發言大致可以歸納成幾個顯而易見的邏輯:首先,強調接受瘦肉精與否是一個「科學專業」的問題,國人應該要有「夠科學」的態度來面對(AIT也是這樣說);接著,援引科學研究、專家說法或研究數據,來說明微量瘦肉精無足輕重的影響。再輔以大家的生活經驗來強化印象,例如「林書豪也吃美國牛」、「其他食物或環境中的危害因數比瘦肉精嚴重許多」、「美國人自己的標準尚且比我們寬鬆」、「吃一顆檳榔的毒量,等於吃八十年的美牛」…等;最後,如果這樣推演下來,還有異議或是反對,那麼應該就是「非理性」、「義和團」,甚至是「民粹」。
名嘴們的這些論調並不特別,因為這不過是反應出國內二元對立並且泛政治化的輿論下,最平常與最廉價的觀點罷了。這種論述脈絡最重要的缺陷,在於對科學發展歷程的嚴重缺乏理解,因此無力區分「成熟科學」(science already made)及「發展中科學」(science in the making)間的差異。
「成熟科學」指的是眾多科學家,就某些議題在經過長時間追尋及檢證後,已然形成的共識。例如寫在教科書中的科學知識,或是像「尼古丁會危害人體健康」等顯而易見的知識;而「發展中科學」指的則是仍在演進中的科學論述或主張,由於該議題發展的時間不夠長、牽涉範圍的複雜度高、具跨領域的特質等,往往還需要更長的時間予以沉澱及累積。例如「手機電磁波是否傷害人體」的問題,牽涉手機、電磁波及人體,物理學家瞭解電磁波的原理、電機工程師瞭解如何讓手機產生電磁波、分子生物學家瞭解人體的基因組成,那麼誰是足以回答這複合性問題的真正「科學專家」呢?
在這種「發展中科學」所衍生的科技爭議下,嚴謹的「科學家們」尚且會出現:彼此也沒有共識、各自援用自己相信的數據來佐證自己的立論、對於同一組數據有不同的詮釋觀點…等狀況。就不難想像早已被藍綠綁架的媒體名嘴們,會如何將「一個科學數據各自表述」的精神發揮的淋漓盡致。其他包括禽流感病原性、核能廢料處理、電磁波輻射甚至全球暖化的議題,均具有這樣的特質。或許在數十年後,這些議題有可能會得到一個具共識性的見解,然而在現階段,它們都還存在著不確定性與無可避免的風險,人們宜更謙卑來面對,而非僅以淺薄的「科學之名」來遂行粗魯的意識形態。
瞭解「科學知識」的多寡並不意味著瞭解科學的效果及侷限,更不意味著具有科學精神。科學是人類文化的成果,她具有發展及累積的過程,並非僅是一個一翻兩瞪眼的真理。因此當科學這一個長故事,遇見只在乎快門一瞬間的媒體,就不免出現許多的失真,如果再加上名嘴們的推波助瀾,就讓台灣社會一直陷在淺碟科學思維的泥淖中。
當代的科技發展,夾帶著許多高密度的科學知識產出,也連帶地造成一般民眾在參與相關議題時的望之卻步。不論食衣住行,我們似乎都相信科學可以提供給我們一個專業及安心的保障,甚至相信「穿著白袍的科學家形象」就可以幫我們仲裁所有事情的真偽。這些迷思都有賴於在我們的公民教育及專業教育中,有機會教授科學背後的那套運行方式。否則我們無法想像這些以「科學之名」的媒體名嘴們,究竟還要把臺灣社會民粹到什麼程度?
其他網友回應摘錄:
科學並不是絕對的真理,很多發現都在逐年的研究之中,重新定義或被推翻。以前被認定為風險低的藥物,十幾年或數十年後才發現有毒性而被下架的例子比比皆是。科學進步的過程是流動不斷變化的,並不是簡單的非黑即白是非題。因此,在下會認為科學在美國牛肉這類複雜議題的討論之中,主要的一個作用是提供詳細的資料以供大家進行判斷之用。雖然民眾無法輕易辨認何者為「成熟科學」,何者為「發展中科學」?但民眾可以比照一般臨床實驗使用知情同意書(Informed Consent)的作法,要求政府相關單位或專家學者提供詳細而全面的資訊以供大眾進行判斷。
臨床實驗的基本道德倫理之一,就是要求研究者提供所有資訊,讓受試者在決定參與實驗之前,能夠瞭解所有可能發生的風險或利益,使受試者能夠針對自身狀況與所獲得的資訊深思熟慮之後自由決定是否參加、或中途退出實驗,也就是所謂的「知情決定」(informed decision)。而在整個過程中,研究者必須尊重受試者的決定,提供受試者最新而且詳細的資訊,不得干預受試者的決定。讓受試者進行「知情決定」,除了為了符合研究倫理道德需求以外,也是建立受試者與研究者之間的信賴感、保障受試者的生理與心理健康免於遭受傷害的方法。 同理,身為一個有判斷力的成人,我們有權在獲取資訊、自行思考之後並做出任何使自己的生理及心理都覺得爽快的決定。但是,做決定的當下所獲得的資訊會影響最後的決定,甚而影響自己的生理與心理健康,這點也是無庸置疑的事。
目前美國牛肉的相關討論,既模糊了民眾的健康安全,還激化民眾對食品安全的擔憂、損害民眾對政府的信任,使民眾飽受心理與生理健康的威脅,實非幸事。 美國牛肉這件事追本溯源,就如同師大化學系吳家誠教授所說的一樣,是食品安全的問題。若政府能夠詳細檢視國內外相關資料、進行嚴謹的實驗驗證、公佈相關資訊,讓民眾參與知情決定的過程、朝野一起討論出可接受的標準。然後嚴正執法,保障民眾身體健康;教育民眾相關食品安全知識,使民眾免於面對食物可能遭受毒化的恐懼,這才是民之所幸。最終的結果,或許無法滿足零檢出的標準,但至少可以詳細標示食物狀況,讓民眾自由選擇。而有了實驗驗證資料在手,也多了一個跟外國談判的籌碼。
但食品安全的問題在最近的討論之中,不斷的被淡化模糊。就像上文中提到的,名嘴與官方在「瘦肉精毒性」問題的討論中,先以科學之名扣給大眾一個枷鎖,然後再用主觀意識較重,也不確定有沒有實際證據的言論去影響大眾判斷(ex. 檳榔 vs 瘦肉精,林書豪吃美國牛肉所以打進NBA等),淡化瘦肉精的危險性,並暗暗將不同的言論貼上負面標籤,加以排擠。這樣以科學之名,包裝自己的主觀言論,把其他跟自己不一樣的言論都打成不科學或不理性的操作,長久下來,不但無法給予民眾詳細的資訊,還外加心理威脅給民眾(ex.使民眾擔心發表了非「主流」意見會被貼上「不理性」或「不科學」的標籤或遭受排擠),不尊重民眾的自我意識,強迫民眾同意「主流」言論。
而且這樣的操作,除了使客觀的科學證據與主觀言論之間的分際變得模糊不清,讓掙扎於瞭解美國牛肉這類複雜議題的民眾感到更加無所適從、力不從心之外;持不同意見的人,在這個資訊傳遞與交換的過程中,更被隱隱的貼上負面標籤、排除於「主流」討論之外,不被尊重。長久下來,被資訊疲勞轟炸已久、無所適從、力不從心又不被尊重的民眾,可能會放棄自己追尋資訊和表達自我意見的權力,轉而盲目仰賴所謂的「專家學者」指引方向、甚而失去對政府的信賴感。而在討論過程中,抱持異議的專家,縱然有能力解讀繁複的科學數據,但卻可能因為不受尊重或被排擠而逐漸淡出相關討論,最終減少能夠提供民眾多樣化資訊的管道。如此惡性循環下來,對台灣民眾生活安全的提升,很難有什麼幫助。
在這個年代,我們已經無法遠離科學而生活。科學帶給我們方便的生活,也帶來許多麻煩,像是環境污染以及許多藥物相關的問題。一味仰賴政府來確保我們的生活安全是不夠的,身為民眾,我們必須要有能力發掘問題、有權力提出疑問、有權利獲得與自身疑問相關的全盤詳細資訊,這樣子我們才能做出真正的「知情決定」,讓我們的生活更安心、更安全。除了依靠學校老師傳授正確的科學知識,媒體和政府也要有能力及意願進行較為客觀、互相尊重的討論,才能有助於提升台灣民眾的生活安全。古人以神之名,扼殺相信地動說的人,迫使伽利略等科學家承認「主流的正確意見」,並且威嚇可能不遵從「主流的正確意見」的民眾,使之屈從於「主流的正確意見」之下。古之殷鑑不遠,希望參與科學性討論的人,皆能引以為戒,互相尊重,不要以科學之名,行排除異議或進行汙名化之實。

科學的價值不在完全正確,而在自我修正。

除了物理學或可以用實驗驗證和測量的某些純粹的自然科學,其他所有的一切學科根本都有許多的誤差存在和觀點不同的問題,所謂科學是沒有也不可能有一個完整且統一的定義,要先理解人性的不足才能真正理解我們所身處的世界。不要把科學神話,科學只能減少人為操作並協助判斷而已,永遠有它的灰色地帶存在,也可以不斷改進和擴充,除非證據充分明顯。否則所謂的科學也無法改變早就存在於不同的人們之間,他們心中所存有的意圖和想像。自然科學都常如此,其他的社會、經濟、政治...等學科更不用說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